香港赛马会即时战报
登錄 注冊 主管:四川省委宣傳部 四川省文化廳 主辦:四川省新聞網傳媒集團 四川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

成都道教音樂

成都市道教協會

基本簡介

成都道教音樂是根植在古蜀士壤,承襲本土宗教祭祀樂舞,經過歷代樂師千錘百煉,融匯南北古樂精華而形成的獨特音樂形態。公元126至144年,沛國豐人張陵在成都創立天師道,天師道行壇法事所用的科儀音樂以古蜀巫教的祭祀樂舞為本源而形成。兩晉南北朝時期,北魏高道寇謙之和南朝的三洞法師陸修靜對成都道教音樂進行整理和創新,逐步由宗教科儀走向社會各階層。唐末高道杜光庭入主青城山,對成都道教音樂進行了系統整理,形成南韻。清初,在青城山道士陳復慧和學者劉沅的推動下,南韻再度復興。康熙年間,湖北武當全真道士陳清覺、張清夜相繼來到成都,帶來了在全真通用的北韻,成都道教音樂由此南北兼容。經過一千八百多年的衍化,成都道教音樂不僅在成都及其周邊200平方公里地區廣為傳播,并且在全國、在東南亞地區和日本、美國都產生較大影響。在音樂領域,它以古典音樂“活化石”著稱于世。 成都道教音樂保留著許多古蜀祭祀音樂和巴蜀民間音樂的原生形態,同時吸納了宮廷音樂的韻律,即使同一主旋律的贊、頌、偈等,各地的行腔和旋律裝飾也都各不相同,音樂曲譜均以工尺譜和當請譜記錄,憑口授心傳得以延續,是一種具有中國特色的宗教音樂。它不僅用于道教的早晚功課和齋醮科儀活動,而且常用于民間婚喪或豐收喜慶活動中,所以能世代傳承、活態存在。無論誦唱的唱腔,演奏的曲牌、樂曲,唱腔的內容,衣飾穿戴,供奉的牌位、供品,儀式的走步繞場都具有極大的藝術魅力。通過保存、保護、宣傳、弘揚、承傳和振興道教音樂這一文化遺產,對弘揚祖國傳統優秀文化,增強海峽兩岸和海外華人的文化認同,具有十分重大的意義。

淵源追溯

成都道教音樂是根植在古蜀士壤,承襲本土宗教祭祀樂舞,經過歷代樂師千錘百煉,融匯南北古樂精華而形成的獨特音樂形態。四川成都是中國道教的發祥地。公元126至144年,沛國豐人張陵在成都創立天師道,天師道行壇法事所用的科儀音樂就是早期的成都道教音樂。 天師道是在古蜀巫道基礎上產生的,古蜀巫教的祭祀樂舞是成都道教音樂的本源。在古蜀民生息的岷江流域山寨里,被稱為“活化石”的羌族巫師至今吟頌著古老的祈神曲,這種原生態曲調的余韻在道教音樂中隨處可見,證明了北周時期甄鸞《笑道論》記載:“又按三張之術……有同巫俗解奏之曲”的記敘正確無誤。 成都道教音樂從早期的科儀音樂發展到可以作為獨立演唱的曲牌、腔調,是漫長歲月中無數音樂人不斷創造的成果。 兩晉南北朝時期,北魏高道寇謙之和南朝的三洞法師陸修靜對成都道教音樂進行整理和創新,使之溶入了中原古典音樂的典雅,逐步由宗教科儀走向社會各階層。 唐末高道杜光庭入主青城山,對成都道教音樂進行了系統整理,形成風靡全國的南韻。唐代女詩人薛濤《試新服裁制初成》詩中寫道:“每到宮中歌舞會,折腰齊唱步虛詞。《步虛詞》是成都道教音樂的一支曲名,可見當時成都道教音樂已從俚俗傳唱進入上流社會,由成都地區影響到全國。 明末,四川戰亂頻繁,富饒的成都平原生靈涂炭,十里不聞雞犬聲,成都道教音樂幾乎走到滅絕的邊緣。 清初,在青城山道士陳復慧和學者劉沅的推動下,成都道教音樂“南韻”再度復興,成都南門的純化街、延慶寺,北門的全德道壇都是名聞遐邇的道樂演練場所。東門的劉德山、王如山、曾吉山,俗稱“三山”;北門的曾名高、蔡敬之等人都是海內知名的成都道教音樂“吹、打、唱、唸、做”皆能的“五皮齊”道士。至康熙年間,湖北武當全真道士陳清覺、張清夜相繼來到成都,他們帶來了全真教科儀音樂,時稱北韻。清光緒年間,成都二仙庵道士宋慧安去北京白云觀學戒,并將白云觀道教音樂引入成都,成都道教音樂由此南北兼容。2003年,為了更好地傳承成都道教音樂,青城山仙樂團和青羊宮道樂團相繼成立。 經過一千八百多年的衍化,成都道教音樂不僅在成都及其周邊200平方公里地區廣為傳播,并且在全國、在東南亞地區和日本、美國都產生較大影響。在音樂領域,它以古典音樂“活化石”著稱于世。

主要特征

一、以民間音樂形式在道教宮觀演奏和傳播,具有在一定群體中世代傳承、活態存在的特點。 二、傳承分為教團傳承和師徒傳承。 三、在古蜀巫術音樂和民間小調的基礎上,吸納宮廷音樂形成的一種保留著古老音樂元素的民間音樂,其特點是祥和、抒情又不失古樸和莊重。這種音樂風格鮮明地反映出道教重視生命、重視未來的人生理念。 四、成都道教音樂的創作有其嚴格的原則。一是要遵循道法自然的總綱領,主張循聲有源。二是音樂調式要陰陽和諧。《太平經》說宮、商、角、徵、羽五音各有所引,各有所致,陰陽相與乃能相生。

香港赛马会即时战报 老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通比牛牛几个赢家 pk106码计算钱公式 时时彩平台排行 娱乐会所网站 时时彩能稳赚钱么 3-8定位技巧 我要机选投注下载 北京单场比分直播 兴华彩票兼职平台怎么样